財經新聞網站MarketWatch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發動的貿易戰引起世界各國撻伐,但換個角度思考,說不定川普打破現狀的一陣攪和下來,真能導致更自由的貿易、鬆綁過度的法規管制、釋出中小企業潛能,並帶來其他有利美國經濟成長的結果?

以下是全球投資策略與資產配置顧問公司Yardeni Reserach總裁雅德尼(Ed Yardeni)對貿易戰正面期待的分析:

1. 也許川普的貿易戰會導致全球降低保護主義措施,並促進全球經濟繁榮?

在挑起對主要貿易夥伴的關稅大戰前,川普先以減稅和鬆綁法規提振國內經濟,他認為如此一來,美國有雄厚的本錢打贏貿易戰,同時不至於蒙受太多痛苦。目前為止,美股的表現似乎顯示市場站在川普這邊,姑且抱著「或許川普的制裁有效,真能打贏貿易戰」的觀望態度。

雅德尼也贊同,川普的貿易戰有可能促使全球收斂保護主義措施,並促使世界經濟繁榮。他指出,川普的貿易戰戰術是把關稅當作貿易談判工具,意在迫使更公平的貿易、更少的貿易障礙,川普隨時可視貿易協商的進展,降低與主要貿易夥伴國的衝突。

2. 也許川普鬆綁法規可釋放出企業的活力?

自從川普2016年11月當選美國總統到上周五收盤為止,美國S&P 600小型股已躍漲50.3%,比S&P 500大型股和S&P 400中型股同時期34.4%和34.5%的漲幅還要大。一大因素是,川普減稅案對小企業稅後盈餘的助力,較善於避稅的大型企業更顯著。

小企業的營收成長表現也相對較強,這或許反映出川普鬆綁法規的政策對小企業的助益也比對大企業更明顯,畢竟許多法規在大企業遊說攻勢的推動下,原本的意圖就是使較小的競爭對手難以攻入他們博客來網路書局的地盤。難怪全美獨立企業聯盟(NFIB) 的調查顯示,盈餘和預期聘僱次指標皆已升抵1974年開始這項調查以來的最高水準。

3. 也許就業機會果真回流美國?

自從2016年11月以來,美國已增加390萬個工作機會,包括41.2萬個製造業工作,而失業率已從當時的4.6%降到今年7月的3.9%。川普的政策肯定助了一臂之力。

ADP聘僱數據顯示,小型、中型和大型企業自2016年11月以來,依序增聘了100萬、160萬和120萬名人手。NFIB的調查甚至顯示,小企業如今遭遇日益升高的缺工問題,今年7月開出職缺的小企業占比達37%,創新高紀錄。

4. 也許科技創新步調加速正顛覆傳統商業模式,進而抑制通膨且終會提升生產力?

前述的製造業就業人數增加,對製造業生產和生產力是個好預兆。中國在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美國的製造業產量和產能就開始走平,顯然大量的製造商博客來網路書店把生產線遷往中國大陸,卻未花什麼錢投資提升美國境內的生產力。事實上,美國製造業五年年化生產力成長率在2003年第3季觸及6.0%的峰頂後反轉下滑,近年來降到零。

若川普能成功地促使產線回流美國,或許將迫使製造商找到足夠的人手,然後設法提升勞工生產力,而不是調漲工資。因為技術創新持續革新製造業及服務業的商業模式,這將迫使所有企業聚焦創新以維持競爭力;在競爭激烈的商業環境下調漲工資和售價,勢必會落後對手。

5. 也許不良資產基金的成長已形成資本市場的一種緩衝,降低信用緊俏的嚴重性?

2015年美國曾發生成長減速,而當時信用市場已感受到山雨欲來。高收益公司債與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的差距急遽上升,從2014年6月23日相差253個基點的低點,升抵2016年2月11日相差844點之多的高點,這被指為造成大宗商品價格崩跌的因素,例如布侖特原油每桶價格暴跌76%。大宗商品生產者立即感受到信用緊俏壓力。

所幸信用緊俏情況結束得相當快,利差在2016年底前縮回362個基點,之後便在這個水準上下波動。這是因為不良資產基金(distressed asset funds)投入市場,把債權轉化為股權,使得有資金壓力的商品生產商資產負債表結構得以重組。雅德尼指出,不良資產基金在2015年信用市場震撼來襲時扮演著衝擊吸收者的角色,預料下一波信用震撼來襲時也可能再度發揮類似的效用。
美國總統川普。 路透社
分享

0C3AC42AAA097B7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ralesmbn8 的頭像
moralesmbn8

彭豪光

moralesmbn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